Time to give up social media

What Happened When I Gave Up Social Media For A Month

My new normal became reading blogs I found inspirational, educational, or just fun. I immediately adjusted my Facebook news feed to be in alignment. I also noticed that I was starting up casual conversations with strangers more than I normally do—those face-to-face interactions Smith had mentioned.
── STEPHANIE VOZZA

一向都有睡前看自己感興趣的網頁,這十年來一直都保持這個習慣。
看來,也是時候將行動再昇華。
還是喜歡blog,而且欣賞還會寫及看blog的人。

有些「好」,不一定要分享。

我記得某個外國旅行家說過,日本受西方影響最小,風俗習慣、建築等各方面保存最多古日本之美的地方,是北陸的某地。而這外國人每到日本必以到此地旅行為樂。至於該地地處何處?他則秘而不宣。他雖著作等身,但絶不在著書中透露地名。因為他擔心這地方一旦為世人所知,都會的遊客們將蜂擁而至,而當地人也會大肆宣傳、整修,結果反而將本來的特色破壞殆盡。在美食家當中也有些人與這位外國旅行家的想法心有戚戚焉,他們發現某家好吃的店後,也往往不告訴朋友。雖然這種做法相當私心自用,但這樣的店家大抵只有小規模的營業才精緻美味,如果生意興隆,馬上會擴建,外觀或許變得氣派,但用料的品質下滑,偷工減料,服務態度也會馬虎起來。因此,還是不告訴別人,自己偷偷去吃比較好,這樣不但可以永遠享用佳肴,也不會寵壞店家。事實上,在關於旅行方面,我亦取經於這外國旅行家,是他的追隨者之一。我喜歡的地方及旅館,除非朋友殷殷相求,很少對外張揚,更忌諱在文章中大書特書。說起來很矛盾,如果偶爾住到一家讓你賓至如歸的旅館,待客親切,住宿費又低廉,但相反地,這旅館卻又門可羅雀,知名度不高,看到這種情況,基於回饋的心理,想要為它大力宣傳,才是人之常情;然而像我這種以舞文弄墨為業的人,卻會故意隱瞞,讓人性難得的良善美意付諸流水。這種恩將仇報的舉止,偶爾雖會令人深感內疚,然而,即便如此,我也不會改變我的方針。

──《陰翳禮讚》谷崎潤一郎

雖然我們現在寫有關旅行的專欄一定未如谷崎潤一郎,甚至也不及他的皮毛。
但的確也曾為當中一些小店家考慮過,一旦介紹過後,店主會否因本身屬小規模經營而應接不下,造成打擾。又或者,最常發生的,就算是具規模的,店家除自己國家本地的客人之外,其實並沒打算開放海外市場。
為此,現在我們在拜訪之時,盡量與店家溝通一下,再決定介不介紹。
直到現在,幸好看見當中有店主為迎接外國顧客而作出的嘗試,又緊守本來原則。
我們尚在學習當中的平衡,在決定推不推介之間,有時的確存在取捨,只是不想打擾人家原來的生態。

劉禹錫的陋室銘

 

《陋室銘》── 劉禹錫

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;水不在深,有龍則靈。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苔痕上階綠,草色入簾青。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。可以調素琴、閱金經。無絲竹之亂耳、無案牘之勞形。南陽諸葛廬,西蜀子雲亭。孔子云:「何陋之有?」

意思是無論山是否高,有仙人居住就因此出名。水不論有多深,有龍生活當中就有靈氣。一所簡陋的屋子,但就是美在當中有一個有良好品德的主人居住。長滿青苔的樓梯,草綠影照入內。與作者交流談笑風生的都是有智慧博學之人。彈奏樸素的琴,閱讀珍貴的佛經。四周沒有嘈雜的聲音擾亂耳朵,沒有公務令身心疲累。 此境就好像南陽諸葛亮的茅廬,西蜀揚子雲的玄亭。孔子說:「那有什麼簡陋呢?」

我們,無論是否高薪厚職,物質生活是否豐富,居住的樓房是否豪宅。只要自身心態高尚,有修養,每刻都清楚知道需要什麼,知足,才能真正得到生活中的安心幸福。

黑白中毒

我想起一位我很喜歡,很有名的女攝影師── Brigitte Lacombe

我不太懂怎樣去“看”一張相,但是,看她的相片就很單純感覺得舒服。
簡單的構圖,被攝者的表達感覺輕鬆。雖是黑白,但一點沉重也沒有。
多年前,因為喜歡她的相片,而去拍了很多黑白照,
當然那時候,沒有菲林機的我,就用上了數碼相機練習。

我很喜歡她其中一張照片。是一頭黑貓,樣子也可愛,奇怪的表情。

今天,掌握了少許菲林拍攝的技巧。
立即找來早年在台灣買的PPaper 雜誌,那一期是專題訪問她的。
又再細讀一遍。



節錄訪問其中一些內容:

你可以說說你的背景嗎?你為何成為一個攝影師?
我17歲時離開了學校,當時我受到一位攝影師的影響,對攝影很著迷,立志希望自己也可以成為一位攝影師,不過當時我的父親很反對,我很幸運地,在那位攝影師的協助下,開始在法國《ELLE》雜誌實習,學習黑白攝影的技巧。

身為一個攝影師,你想透過影像傳達什麼?
我希望透過影像去傳達生命的力道、靈魂的真實度、人與人之間的親密感,還有人們在卸除多餘的裝束後,脆弱的那一面

對於想學習攝影的人你有什麼建議?
我覺得現代人非常地幸運,只要有一支行動電話就可以拍照,走在路上隨時隨地可以拍下你想捕捉的畫面,這就是最好的開始和練習,從學習如何構圖開始,對攝影工作是很重要也時很好的基礎。

 


Leisure, originally uploaded by Black Ta
我其實真的很愛黑白。很喜歡黑白照,真正喜歡攝影的時候,都是由黑白相開始。
我覺得黑白照的影像比較鮮明,耐人尋味,不被顏色影響你對相片的觀感。

往日,半年才能完成一筒36格的菲林。
最近學懂了自己手沖黑白,便每日都去練習。
每日影,每日沖。
取景、測光、光圈快門、上片、浸沖、顯影、風乾、掃描、存檔。
可以說,攝影是可以令人中毒的。

若無必要,勿增實體

每天我都會有一個時段是閱讀的,盡量都會看一點字才入睡。想起來,現在我的生活簡單了很多。 起床、吃飯、工作、影相、吃飯、上網「吸靈氣」、看書、瞓覺。

每日的行程都大致一樣。有聽過奥卡姆剃刀定律嗎?邏輯學家威廉主張「若無必要,勿增實體」。意思就是在處理事情時,抓緊事情的本質,解決最根本的問題就可以了。順應自然,別把事情人為地弄得複雜化,這樣才能把事情真正的處理好。生活明明可以過得簡單,硬要吸收不必要的事,浪費自己的資源。 而我發現,生活越簡單,腦袋就好像能騰出多點位置給思考,而且還是很有建設性的思考。

以往每日也花時間漫無目的地上網,主要都是click來click去都不知道看了什麼。現在,只用在工作上,夜晚找找reference,看自己有與趣的website,間中update一下Facebook,給朋友知道自己還生存著就足夠了。就是因為這樣,我看多了書,賺了東西感覺實在很多。時間用得物有所值,換了更多現實的生活感回來。 多活在現實世界,體會多一點真實的人情世故。

除了上網習慣的改變,日常生活中也減去了不必要的東西。早前,清理了Facebook的 Friend List, 不是不識新朋友,只是交友謹慎了,我根本不需要逼別人窺看自己的生活,亦覺得無必要把東西展露人前。購買慾減了很多很多,要在這社會賺一元是多艱難,現在只把錢用在應要花的地方上,隨身物自然少了,也沒有了儲物的問題。另外,求知慾也減了,只關注自身的事,以前會聽多了道聽途說,看多了事不關己的東西,發現這方面清減之後,心態多麼悠然自得,漸發現快樂就從自己心裡萌生出來。那會不會是日本人近年流行的「断捨離」呢?

這個是給自己的:
話,不說太多。情,不表太多。事,不知太多。人,自在活著。

P.S. 什麼是奥卡姆剃刀定律? 我節錄了另一位網友的網誌,有很好的解釋。

奧卡姆剃刀是由14世紀英格蘭聖方濟各會修士威廉提出來的一個原理。他出生在英格蘭薩裡郡的奧卡姆鎮。威廉曾在巴黎大學和牛津大學學習,知識淵博,能言善辯,被人稱為”駁不倒的博士”。

威廉曾寫下了大量的著作,但都影響不大。但他卻提出了這樣的一個原理:如無必要,勿增實體。其含義是:只承認一個個確實存在的東西,凡干擾這一具體存在的空洞的普遍性概念都是無用的累贅和廢話,應當一律取消。他使用這個原理證明了許多結論,包括”通過思辨不能得出上帝存在的結論”。這使他不受羅馬教皇的歡迎。不久,他被教皇作為異教徒關進了監獄,為的是不使他的思想得到傳播。在獄中過了四五年,他找到機會逃了出來,並投靠了教皇的死敵──巴伐利亞的王爺。他對王爺說:”你用劍來保衛我,我用筆來保衛你。”正是這次成功的越獄,成就了威廉的威名。他的格言”如無必要,勿增實體”也得到了廣泛的傳播。這一似乎偏激獨斷的思維方式,後來被人們稱為”奧卡姆剃刀”。

奧卡姆剃刀的出發點就是:大自然不做任何多餘的事。如果你有兩個原理,它們都能解釋觀測到的事實,那麼你應該使用簡單的那個,直到發現更多的證據。對於現像最簡單的解釋往往比復雜的解釋更正確。如果你有兩個類似的解決方案,選擇最簡單的、需要最少假設的解釋最有可能是正確的。一句話:把煩瑣累贅一刀砍掉,讓事情保持簡單!

“奧卡姆剃刀”是最公平的刀,無論科學家還是普通人,誰能有勇氣拿起它,誰就是成功的人。這把剃刀出鞘以後,一個又一個科學家,如哥白尼、牛頓、愛因斯坦等,都在”削”去理論或客觀事實上的累贅之後,”剃”出了精煉得無法再精煉的科學結論。每一個人都解決過最復雜的問題,但都是首先使用奧卡姆剃刀將復雜的對像剃成最簡單的對像,然後再著手解決問題。

— 節錄自 李剑的博客

 

断捨離 – だんしゃり

断=入ってくる要らないモノを断つ  (拒絕不必要的東西進入你的生活空間)
捨=家にはびこるガラクタを捨てる (丟掉在家裡無盡衍生的廢物)
離=モノへの執着から離れる (遠離對東西的執著)

「断捨離」的概念是東西越少,人的身心才得以充電,東西過多,人的精力就會漏電、越是亂七八糟的屋子、桌面就越懶得整理;就心理層面而言,從對物的執著中抽離,清爽的空間與思緒,讓人變得更優游自在。

— 節錄自 〈全球觀測站〉斷捨離 人生大掃除

恭什麼喜,發什麼財

如果我還是小朋友的時候,或者我還會喜歡過農曆新年的。新年前會幫手打掃家居,入利是,放糖果入全盒。長大後,出來打工,還是會喜歡新年,因為有紅假。近年,就不太喜歡了,感覺像有點無謂。不是說中國傳統不好,可能在中國內地的工人,這個節日對他們很有意義,離鄉別井到另一個地方工作,趁新年回家團聚,春運是那樣熱烘烘的。

在我生活中,本人與親戚們的關係不見得特別密切。從此,我對「家族」這詞沒太大感覺。新年也是循例做些慣常新年會做的事──拜年。我還是會去拜的,不過只會在年初一。現在有了自己的辦公室,我情願回去工作,或者看看書,那才是我「發財」的源頭啊。

小時候拜年時,會跟年齡相近的親友玩玩,大了就變得像「社交活動」,不是不想關心他人近況,只是要我說回一年內發生的事,那怕我說你也不懂,我也不想作交代吧,因而對話變得行貨。到了親友家,不知坐好,還是站好。我喜歡看書,不過新年怕被人說我不吉利,書書聲,人家還再旁大殺四方的。今年,多得有部iPhone 救了我吧!! 不過可以上網也不知做什麼好,一打開,又是被濫發的恭賀說話洗版了。可能還有些不識趣的人,一系列 send 罐頭 sms 祝賀。熟人之交情,心照不宣啦。如果我真心與親友聚腳會面,平日也會相約出來吃個飯,那個小組聚會會較真心吧。

什麼節日也像變了質,意義不像只是單純與家人朋友團聚般簡單,節日都屬商人了。像《星期日檔案》對抗大地產商的被訪者說,香港人放假也被教育成用錢買一點被動的娛樂來渡過,為什麼放假要透過消費來得到快樂呢?

昨晚看了一篇林夕寫有關新年的文章,在此分享一下:

《恭喜發財》

是日,年初七。或是年初八,或是初九,其實都沒有分別。

而我,是從來不會發短信恭喜別人的。要我就每位友人度身訂造,未免太勞神,要我想一句別出心裁為創意而創意,然後集體從手機發放出去,未免太虛偽。涼薄點講,我所收到的恭喜短信,也不外乎用個豬字做諧音,並沒有感受到給人恭喜的喜悅。 對于節日,我愈來愈務實,亦不相信有實踐的願景。

恭喜發財,不如給我一個達到正橫財來源的路線圖;身壯力健,不如介紹好醫生給我。

明知恭喜並不會發財,年年仍開口就恭喜發財,中國人一年之計就在于發財。西方人東傳的聖誕節,並沒有提發財,都說聖誕快樂,我覺得,就比較合理。再怕寂寞的人,都可以找到一個派對可去,不傷春悲秋的話,都可以換來一陣快樂。

你認為,是快樂重要,還是發財重要,是快樂難求,還是發財難求?

我認為,中國節日既以春節為首,而我們年年都把恭喜發財恭啊恭到成為一句口號,恐怕年復一年成為一個心魔:以發財排在人生第一目的。

這真是強人所難,正財是那麼好發的嗎? 永遠記得有位高僧所說,在你得到之前,先問問所付出的代價。打好一份工的,想升職加薪,需要付出什麼? 就是你的生活,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,你需要做到上善若水,懂得妥協的藝術才可生存,不怕吃虧,比誰都晚下班。回家,還有氣力過生活嗎?

忘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,要有多少財富才算發財。從前百萬堪稱富翁,現在只夠交真正富翁住所的釐印費。

我認識愈來愈多不求所謂上進的人,安分守己,不做房子的奴隸,只租夠住的地方,壓力減少,反而比高職厚薪的人多點笑容,放棄發財,換來自在,能夠這樣想,這樣打他的算盤,不失為其中一種成功人士。

他們都把鑽營的精力,放在與錢無關的玩意上,喜歡畫,買一本達利的畫冊需多少錢?沉醉在超現實的美感中,所得到的快樂境界,該不下於抽中一手新股然後擔驚受怕終於股價翻一番獲利幾千元。

今年收到唯一令我當頭棒喝的新年訊息是:祝我少買名牌多捐款。是的,既然衣服夠替換就算,何不把一件名牌外套,改建成貧苦地區的一間學校?我但願能把這點變成快樂的泉源,來抵消我對物欲的發洩。

祝大家新年懂得快樂。

— 摘自《我所愛的香港》林夕

習慣

小時候,我們養成早睡早起的習慣,因為得配合好成長期的作息時間,上課的時候需抖擻精神。長大後,就將活動時間倒轉了,雖有大多數人都告知這對身體不好,可是無奈偏偏深宵時分工作意濃。你問我,這刻身體重要點還是工作重要點?魚與熊掌,兩者都揀不來了。我相信每人都有自己一套的生活習慣,但我發覺自己沒有一套特定的習慣是由小時候到現在還堅持著的。隨人漸長大,智慧的增長,什麼都在變,生活模式也變了,大概有天發現當初緊守的習慣,有必要去改變以適應當下生活節奏。那所謂習慣也只不過是某個階段的最佳配合吧。

我樂於在生活上不斷求變,只是不要太頻繁就好了。無論那是好是壞,都給了機會學習,憑藉改變去發掘新事物,就算是壞事也不打緊,那有人一生都只有好事發生的。我更抓緊壞事發生的機會去學習,因為我不想重蹈覆轍,努力探求方法令它不再發生。

哲學家尼采在《快樂的科學》是這樣看「惡」的。

惡之存在

所謂善就是能保護人類的,所謂惡就是不利於人類的。但事實上,惡的刺激所帶給人類相當程度之事當且不可或缺的保存維護上,其影響是和善一樣的 — 只是它們的作用不同罷了。

— 節錄《快樂的科學》尼采

生活也必定存有一些固有不變的事情,我們很快熟練地應對它們,可是,或許我們從此就懶於深究或者忽略其潛藏的可能性。只有不斷求變,給我們去認識更多潛在的可能,激發我們去尋找生活上未開拓的地方。變幻才是永恆。

尼采在《悲劇的誕生》內,說到他提倡人應放開固定的習慣,享受隨遇而安的生活,遇到的事是好是壞也不要緊,沒有人說定壞事對我們無益。

247節、習慣

習慣使我們雙手靈巧而頭腦遲滯。

295節、暫時的習性

我喜愛暫時的習性,且認為它們是獲取日常各種知識的無價法寶。為了配合這短暫的習性,我將我的性格、維持身體健康的活動、以及就我目視所及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作了調整與安排。我總以為,這種安排終將令我永遠滿意,並且時時刻刻均有收穫,故而不再作任何其它之想,不需去比較、輕蔑或憎恨什麼。
但是,有一天習性會有終止的時候,屆時好的一切會離我而去,不像有些東西引起我的反感(溫順地對我示好,彷彿我也對它友好似的),而好像我們彼此都很感激於共處的這段時光,並且握手相互道別。而新的習性已經在門口等候,同時我的想法——我是多麼無法形容的愚笨和賢明!——亦然,即這個新的習性才是正確的,而且是最正確的。因此它之於我,就如同食物、念頭、人類、城市、詩歌、音樂、教條、日常生活的安排以及生活的模式一樣。

相反的,我憎恨持久的習慣,它如暴君一般如影隨形,令人寢食不安,當所有事物似乎都離不開該習性時(例如職位,與同一個人的友誼,固定的住所,始終如一的健康狀況),生活中的氣息頓時彷彿凝結了。事實上,對我所有的痛苦和疾病們,我打從心裡感激它們,因為他們留給我許多門,讓我得以擺脫固定的習慣。

— 節錄《悲劇的誕生》尼采

誰說得了病就一定是壞事,病本身是「惡」。但那人可能從得病之後,「擺脫固定的習慣」,有另一個看待自己的態度。藉著得病的經歷,帶來了新生活。那人可能更學懂珍惜身邊的所有事,那就變得「善」了,「人要面對真正的死亡,才會學懂珍惜」夠對了吧。

商業社會上,一個很得力的員工,老闆在工作上有很多東西都得依靠他。那員工別沾沾自喜以為老闆沒有了他就不行了。這個世代,沒有說定誰沒有了誰就不行,因為你的位置是 “Totally replacable”。只有不習慣沒有了誰,又或者說,只是沒有了誰會暫時變得不方便,「惡」就在此。或許會有點損失,但老闆可能從新員工身上,獲得新的合作模式,有新的化學作用。那就是「善」了。